全国服务热线: 15966606398
News
当前位置: 主页 > 供应基地 >
同处一室的病友邱伯年长我父亲一岁
添加时间:2017-09-16 14:44

 
  天有不测之风雨,人有旦夕之祸福。去年11月初刚愈七旬的家父因喉部发音受阻咳嗽住进湖北省人民医院武汉大学附属医院,做喉部全切手术,住院22天期间,我和弟弟两人轮换全程陪护。我两次前后陪护11天,其间耳渝目睹让我生顿生诸多感概。
  
  同病相怜
  同处一室的病友邱伯年长我父亲一岁
  几个跟父亲一样的喉部手术的病友及家属一见如故。相濡以沫的武大教授,正值事业黄金时期的55岁的徐教授,是武大体育教师不幸因喉部声带肿瘤全切手术。夫人是武大的行政人员,气质不凡,高挑的身材,经常身着暗红色的毛衣,一袭铁灰色的风衣,高跟皮鞋咯噔咯噔的,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每天挽着陪生病的老公散步聊天。从爱怜的眼神我读出了唇齿相依的亲情,让我相信世界上最真诚的感情。让我着实感动不已。
  
  还有一对武汉五十岁的夫妻,丈夫声带全切,他即便流食十多天了还是眼神凶巴巴的,爱人小鸟依人,跟我数落他的不是,从没上班,每天打牌玩,可能是个混混吧!九十多斤的爱人照顾一个一百八十斤的大汉,的确难为她了,但是老婆天不亮起床无微不至的伺候,想方设法的熬汤用注射器打进去鼻饲,诠释了一个贤妻良母的大爱。
  
  每次和家属聊天都让我坚信这世上弥足珍惜的爱情。每次遇到跟父亲同一种病的陪护家属都觉得格外亲切。
  
  邱伯
  
  鼻子鼻窦炎鼻息肉跟父亲住一间病房,原恩施土特烟专卖局老干部,精神矍铄的瘦小老头,162厘米,112斤,手术前每天天不亮就叫上我,那时父亲也没手术在观察,我跟老人家在医院广场跑上两圈,然后扬手臂踢腿;两手臂朝相反方向在胸部肩部前后左右的拍拍,拍左右的腰部护肾,揉捏耳轮发热为止,双手手心同时捂住耳朵、然后松开,30次重复动作,说这样可以预防耳聋,最后,双手手指拍后脑勺至前额,反复十次左右,可以预防脑萎缩;弯腰蹲下、双手岔开、深呼吸;左右鼻子堵塞涅反方向的大拇指5分钟,立马鼻通。。。跟着老人养生之道倒是学了不少。邱伯的女儿湖北工业大学教授,女婿也在该大学任处长,挂职任过红安县副县长。儿子停薪留职下海经营房地产。老人还在做茶叶生意。
  
  同事的侄儿张工
  
  跟我同事很久的张老师堂侄刚四十,是铁道部武汉高铁研究院的高工,月薪一万多,貌似风光却也有很多难言之隐,熬夜没规律的生活身体每况日下,头发白了不少,室友都以为跟我差不多大,高处不胜寒,压力大也很累的。相反病房的另外2个男子,红安33岁,在县城有七层楼房,做小本生意起家,母亲早逝,父亲常年生病,现在做建材生意很有起色,小车代步,儿子刚读小学二年级,老婆说要让孩子享受富二代的待遇,每天校车接送;另外一个红安的跟我同年妇女也是读研的儿子在住院,说自己和老老公小学都没有读完,,婚后在武汉捡垃垃圾收垃圾废品,在废品站买了一块菜园地,在菜地建了自己的小楼房,一对儿女都有出息了。正应了一句老话,条条道路通罗马。读到清华研究生的张工也不一定有做生意的人清闲自在。
  
  


本文网址:未知